那瞬间的恍惚,也许便是最真的清醒。如添衣之后的温暖不可以触摸却可以感受。
到了晚上,已经窝进被子好一段时间了,双脚还是冰凉冰凉的。难以入睡。
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是自己不愿的晚睡了吧。身体无力,眼睛劳累到伤痛,却还是久久不能忘却清醒。
真的好为自己的眼睛担心:黑夜劳累酸痛却不能正常休息,白天舒服闲适却看不清前路。
这样的事情也似乎不是一个人的异象而是许多人的常态。一不小心就能碰上一打人在深深的深夜摸索畅想着,这不知道是未来的未来,还是不来的未来;不知道是梦想的梦想,还是空想的梦想。
最后想想,既然这些都还不知道,那不如说现在就知道的:放被窝里的时间久了,再凉的脚也会有温度。
因为现在,我已经感受到温暖。
自己有所获的时候,心大多是安静的。如现在的夜,用最小的声音放歌也是凯歌般嘹亮清晰。
这时,风似乎也为了配合该睡的时间,悄然安静了下来。只是时有徐徐晚风,不那么温柔,也不那么狂烈。
正是三月的晚风,吹熟花开的季节。